• 好久不见 - [灰烬录]

    2013-11-27

       鉴于某人在金马50年附近时间复出,拜托他又折腾了下博客模板,唯一要求就是”字体要楷体“。没有办法,今年好似中了蛊,觉得楷体简直是所有字体中最具现代美的,恨不得周围所有人都用楷体,索性把自己工作时的文件都统统改成楷体,打印出来的文件也要同事调整楷体,我又没得分文,如此表现只能用中蛊来形容了。

       但是,所托非人,他竟然失败了!真的是让我大吃一惊,此君当年可是万能的啊!网路相关的产品问题基本都是手到擒来,这次竟然失败了,索性自己找了度娘折腾,没想到是我自己搞定了,顺带豆瓣、微博网页都变成全楷体,顿时觉得网页微博上每一条都美好风趣起来,看来生活的美好源自太多附属品。

       这样看来,博客难道要写起来?希望涓涓细流长久吧,不勉强。

  • 年华易老 - [沉香屑]

    2012-05-02

    这样美好的年华过去一天就是一天。

  • 旁记 - [灰烬录]

    2012-02-27

    中间缺乏灵感,索性先扔出些美丽照片吊胃口。后来又实在觉得可笑,因为现在谁还看博客啊,很多链接点进去看一圈,几乎都停留在去年,当然也有更久远的,前面还说不要哀吊,要适应,要顺从大流,不过按照微博3月就实名的举措来看,博客简直有回魂的预兆啊,所以先打理打理,到时候又可以隆重推出了。

    这几天陆续又翻看小汉的博客,重点是2005年他去印度旅行的日志。我一直觉得游记就应该这样写:直观、琐碎,富有情感,但又冷眼旁观,两者并不矛盾,假如风趣幽默简直可以加分。不必旁征博引,但要吃透信息。一个瞎子样的旅行简直是可怕的,尤其是去富有历史的地方,当然纯粹的自然风光游就不用了,多备胶卷就可以了,当然现在是需要大的内存卡即可。

    现在才明白什么叫魂牵梦萦。

  • 飞机在马代机场上空盘旋,据说是因为机场繁忙,对面还有架飞机在徘回呢。

    夕阳残堤,故意取个凄美的名字,比较印景啦。

    这样美丽的房间竟然是给员工住的!!

    连续每天吃这样的食物,令人扼腕的是:回家竟然没一点长胖。

    史上最巅峰的美中年照片~,没有之一。

  •  

     

    从马尔代夫回来不久,当地就闹政变,总统被拿枪逼迫下台,举世哗然。无常对我此行的评价是:倾国倾城。我觉得是对我美貌的赞许,当然其中夹杂着稍许的嫉妒。

     去隔着印度洋的马尔大夫,堪称我30年人生的巅峰啊。去年许下的心愿:行万里路。万万没料到来的这样突然,直到临行前一个晚上我才失眠和兴奋起来。此前诸如讨论假期时间、选择酒店、预订成功、办理护照......统统都被我淡定的经历过来。要知道此前我还没出过国呢,更不要说是去一直觉得下辈子或者中大奖才可能去的地方。可能一直觉得不真实,可能停留在《盗梦空间》里头。直到大年初二早上,才恍然大悟的肯定自己真的是出去旅行,而且是去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地方啊。那一刻觉得很羞愧,自己纯粹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人嘛,可是又要控制自己不要表现的太兴奋,毕竟人家可是去过那么多地方的人呀。

     到了机场,才知道满满的一班机的人都是去马尔代夫,不免又担忧,怎么都是中国人,好不容易出去一次,我可要周围都是说英语或者别的语言的人,就算我听不明白,至少让我感觉好一些,究竟是在别人的地盘了,假如飞行7个小时还在中国,我可能想死的心都有。

     周围的人显然比我有准备,有个别的女性朋友已经换上长裙,凉鞋,我心想至于嘛,要知道机场才几度啊。我后面的两母女还在叽叽咕咕的背英语,据说是菜单!看清楚!是菜单,妈妈模样的女子还在不断的练习”chicken\chicken""beef\beef"......天啊,我只听懂了第一个单词,顿时有点不安,你看人家半老徐娘的都敢这样出去,更何况还如此刻苦,我用重庆话来形容就是“甩手耍”,旁边的人立马体贴的说:不要担心,我们三餐全包,没机会单独点餐,除非额外再想吃别的,可是亲爱的,预算不允许。我顿时觉得没那么可怕了,可是额外又觉得好像被亏待了。也就是说没红酒,没香槟,没有鲜美的“beef”了么?这一刻我知道“beef”的意思了。

     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就看见航空公司的人进去了,机长、乘务员,除开机长是老外,也就是金发碧眼的“老外”外,剩下的都是黝黑瘦小的马代人,但看起来也是略为经过挑选,女生面容甜美,个子娇小,没有别的航空公司的平均身高,男子个头也差不多,就打扮的精精神神的,至于出色与否,只有到了当地才知晓了。

     隔壁下午飞香港的人也逐渐多起来,现在是早上10点过,真不知道来那么早做什么,整个出发口闹嚷嚷的,外面是阴沉沉的天,还下着小雨,美加航空的飞机静静的停在下面,看得见地勤人员正在检查,10点半出发。

     在免税商店临时买了支防晒霜,后来才知道这次的马虎可是让我吃尽了苦头。